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杀一肖公式大全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发布日期:2020-10-29 12:13   来源:未知   阅读:

  “明白什么?这丫头想做什么?”南宫昊连忙问道。他以为沈家宝是想到南宫乐彤这丫头为什么睡了这么一会儿就醒了。

  “怎么了,我说错话了?你说你明白了,不是说明白的这个?”南宫昊一脸无辜的看着沈家宝。

  “当然不是说的这个。我说我明白了,指的是明白为什么那个许甜儿会叫人来王府其实是想试探吧,只不过她没有想到,我们敢把她的人就那样给打死了,而且还把她送回到她的寝宫里去。”

  “你是说她原本的用意只是试探,或者说是想看看我们的实力,同时也是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却没有想到,我们会对她的人动手?”一时间,南宫昊似乎也明白沈家宝话中的意思了。

  “应该是吧,不管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沈家宝说道。反正现在他们过他们的日子就行。

  “那怎么行?这样做我们无疑处在被动状态,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对我们下手,紫苏的事情我不想再发生。万一下一次他们会对我们的孩子动手,或者是对其他人动手呢?”南宫昊并不赞同沈家宝的想法。

  “我想,与其处于被动的挨打状态,到不如我们先行动。”南宫昊说出自己的想法。

  “先行动,怎么去先行动呢?”沈家宝明白南宫昊的意思,这样做的确可以让他们角色互换,处于主动状态,可是那人在宫里,他们总不能跑到宫里去对她动手吧。

  “宫里那位我们暂时不能拿她怎样,可是我们却可以先对吴吉侯府那边下手啊,先搅得他们不得安宁再说。”南宫昊像是看穿沈家宝心里的想法,不由开口说道。

  沈家宝听了,不由点了点头,“的确,这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不过你要怎么觉得他们不安宁呢?”沈家宝这样问话纯粹是出于好奇。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南宫昊对着沈家宝笑了笑,然后开口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但却让沈家宝无法理解这话中的意思。

  “他们不是跑到我们王府里来闹事吗,那我们也跑到他们府上去闹事,不就行了。听说吴吉侯的亲娘过六十大寿,我们就送份大礼给他吧。”南宫昊解释道。

  沈家宝知道,虽说六十岁对于现代人来说,算不得什么,可是在古代,那绝对算是高寿了,所以定然会大办的。原本嘛,她也不想这样做的,只是他的仁,就别怪他们不义了。

  “昊哥,我们可别学他们,做人嘛,还是要厚道一些,我们就不让人混进去惹事了,就丢几十只活的死的老鼠到他们那里去就行了。”沈家宝觉得对付那样的人,就应该那样做。让人混进去嘛,始终是会留下把柄,可是要趁乱丢几十只老鼠进去,想来会更容易一些。不是她坏,实在是人家一而再,再而三的欺上门来,他们若不还击,人家还以为他们好欺负呢。

  南宫昊听到沈家宝的话,先是看了沈家宝一眼,继而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完全是小孩子的恶作剧嘛,不过这主意还挺不错的。你说得没错,我们不学他们,不让人混进去捣乱,就像一些动物上门去做下客吧。”

  “不过你让人捉老鼠的时候,可千万要小心呢,别让老鼠咬到或者是抓破你们的手或者别的地方,不然可是有很大可能得鼠疫的。”沈家宝提醒道。这事儿对于她来说,就只是一句话的事儿,可是执行者就不那么容易了,听那些老鼠也不是那么容易抓到的。沈家宝还记得,自己还在现代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天黑了她一个人走在路上,正好与一只不知打哪跑出来的老鼠相撞,当时把那只老鼠撞了个半晕,她自己也着实吓了一跳。还有一次是在早上,天还没亮的时候,也是她一个人走在路上,就那么巧的,竟然踩中了一只老鼠的尾巴,好在那只老鼠没有回过头来咬她一口,不然还真不知道下场会如何呢,说不定那时她就得鼠疫死掉了。

  在沈家宝的认知中,得到鼠疫的人,似乎只有死路一条,能够活下来的,那可是极少数的人。因为那两次的经历,让沈家宝害怕老鼠,每次看到它们时,她都会躲得远远的。突然的让她想起了儿时所看的一部名为《小叮当》的动画片来。动画片中的那个小叮当,就是因为被老鼠咬掉了耳朵,从而变成了一只没有耳朵的猫,也因此她害怕老鼠,一见到老鼠就会四处逃窜。这或许是唯一的一只害怕老鼠的猫吧。

  想到动画片,沈家宝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她或许可以把她在现代时所看的一些动画片,编成一个又一个的故事,讲给她的孩子们听,当然有些故事情节都改变一下,她可不想,由一个故事引发出许多的问题来。

  沈家宝连忙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这样做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不希望有人因此而受伤。”

  “放心吧,他们一个个武功gao qiang,对付老鼠绰绰有余,再说了,他们根本就无需直接动手去抓。不过到时我也会让他们带上手套去的,他们若是在这种小事上丢了性命,我这个做主子的,岂不也很没面子。”南宫昊以为沈家宝担心他们的安危,便保证道。

  “是是是,我说错话了,面子当然没有人命重要,我会让他们小心的。”南宫昊忙应道。

  “对了,你说吴吉侯的娘过六十大寿,是在哪一天啊?”沈家宝没有再继续之前的话题。

  “后天吧,我也是听人说的,回头我让人去打探一下,看看到底是哪一天。你问这做什么?难不成你也想去?”南宫昊看着沈家宝问道。

  “去给他们充门面啊,我才没那么傻呢,况且人家也没下帖子让我们去。我就是想着,是不是再派人去看一看,那天到底有哪些人去了?”

  “你是说,可能那当中有人与他们相勾结,或者是联手想要对付我们?”南宫昊再次问道。

  “嗯,有这个意思,只不过朝中的那些人嘛就不用管了,只需看一下就行,主要是看看,那天上门的,是否有江湖人士。”沈家宝这两天想着那女人的话,总不是有些不安的。她总觉得那个女人的话,似乎另有深意,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吴吉侯府的人,他们会跟江湖中人相勾结,可能吗?”南宫昊反问道。他是觉得应该不至于吧,到底他也是朝中大臣,他女儿还是皇上的妃子了,他若是与江湖中人相勾结,做出一些不利于朝廷之事,只怕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他女儿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到时候让人去看看吧,了解一下总没错。”沈家宝说道。这或许是一种女人的直觉吧。

  “这个你放心,我会让人去查看的。”南宫昊点了下头,他觉得也许沈家宝的怀疑也是有道理的。那日的杀手可就是江湖人士。虽说只要有钱就能买通那些杀手,可毕竟也得有门路啊。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沈家宝无意间看了下南宫乐彤,见她竟然还睁着眼睛在看着他们了。

  “你这小丫头,又不哭又不闹,也不吭声,是想做什么呀?要饿了,娘就给你吃奶,吃完了,赶紧睡去,你现在可不是该贪玩的时候,而是应该好好睡觉,睡眠充足了,才能长身体呢。”沈家宝对躺在床上的南宫乐彤说道。

  也不知道南宫乐彤是听懂了,还是真的困了,竟然很配合的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准备闭上眼睛睡觉。

  “既然你已经醒了,就先别睡,把奶吃了再睡。”沈家宝说着,便准备喂南宫乐彤吃奶。

  “你这是什么话?她醒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了,就算现在是睡着了,只怕睡不了多久,也会饿醒。与其这样,倒不如让她吃饱了,再好好的去睡,这样可以睡的时间才更长一些。”沈家宝显然不同意南宫昊的话。

  “是,娘子说的都是对的。那彤彤,听娘的话,乖乖吃完奶再睡。”见南宫乐彤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南宫昊轻抚了一下她的头说道。

  小家伙人是小,可是却很会看人脸色,同时又像听得懂他们说的什么话似的,知道自己爹是帮不了她了,竟然真的就乖乖的配合,开始吃起奶来。

  沈家宝见了,不由笑了笑,然后开口对南宫昊说道,“你看看,她人虽小,可是却能听懂我们说的什么话,刚才你帮她说话时,瞧她那一副得意的表情,后来知道你帮不了她,她也就乖乖的吃奶了。所以我说,以后你可别当着她的面,跟我唱反调,我们的意见始终都保持一致,哪怕是我说错了或者是做错了,你也只能背着孩子他们跟我说,而不能当着他们的面,就直接指出我的不是。”

  “我说的也不是圣旨,怎么能全部都听我的呢?我只是说在教育孩子这方面,在他们面前,我们的意见必须得达到一致才行,有什么不对的,我们私下里再来说。”沈家宝说道。她也知道自己有的时候所说的话,并不一定都是对的,她也希望有的时候能够有人指出来。可是她不希望是当着孩子的面指出,而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时,再指出来。

  “谢谢你,昊哥。”沈家宝由衷的向南宫昊道谢。毕竟在教育孩子方面,很多做父母的,意见都不能达成一致,那样很不利于孩子的身心发展。可是她知道,南宫昊既然答应了她,他就一定能够做到的,所以沈家宝向他道谢。

  其实看着自己女儿这般,沈家宝甚至怀疑,这个女儿是不是也像她一样,身体里的灵魂是来自于现代的。不然怎么他们刚才的对话,她在听过后,竟然就乖乖照做了。

  然而沈家宝不知道,这样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喜忧参半吧。喜的是,若真是如此,那她在古代也有个办了,她们可以说一些属于她们的“共同语言”。忧的却是,她们母女二人竟然都难逃这样的命运。至于是还是不是,沈家宝觉得还是要多观察一下再说,现在她自是不会去说什么,一切先静观其变吧。

  南宫昊让人去打探后,说证实了,的确是在后日,吴吉侯府要买寿宴,南宫昊先是让紫焰扮成一人的随从,跟着其进了府,这样他才能够更好的去查探一番。而与此同时,南宫昊命人把之前所准备的老鼠放了进去。正如南宫昊所说的,他的手下个个武功gao qiang,让他们去抓老鼠,那个是小菜一碟。他们抓的那些老鼠,一个个全都是活的。当吴吉侯府里的宾客全都坐好后,那人从墙角处把老鼠全部放了进去。一时间整个吴吉侯府都乱了套了,特别是府中的那些女眷,一个个四处躲藏,逃窜,有的甚至是拉着自己的丫鬟挡在前面。只可惜,那些老鼠上窜下跳的,哪里管谁是xiao jie,谁是丫鬟的。

  后来,那些宾客也全都离开了。这样的地方,他们哪里还敢呆了。21百度一下“穿越之盛宠侯府嫡女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jiezhong.org(←快捷键)(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