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杀一肖公式大全 >  正文
《聊斋志异》讽刺了什么???
发布日期:2019-12-16 00:45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聊斋志异》字里行间也透露出鬼比人还要有情有义来讽刺当时的世代。《聊斋志异》,简称《聊斋》,又称《鬼传》,是中国清代蒲松龄所著的短篇小说集。全书共496篇,内容十分广泛,多谈狐仙、鬼、妖,反映了17世纪中国的社会面貌。

  传说《聊斋志异》一书,为蒲松龄在路边设一茶摊,过路之人给他讲一个故事即可免费喝茶,而他将路人所讲的故事整理成册而成。

  《聊斋》一书四百多篇短篇小说中,有刺贪刺虐的,有描写穷苦书生和鬼、妖、仙女等的爱情故事的,

  这些故事像是作者自主创作以借此来表达对社会的不满和对爱情的向往,然而也有一些故事仅仅是厄情节怪异而已,其情节单一,甚至只有短短十余字,这些故事不像是作者创作而像百姓之间的传说。

  《聊斋志异》多写人与花妖狐魅的恋爱故事,如“青凤”、“莲香”、“小谢”、“香玉”、“婴宁”和“丫头”等。

  《聊斋志异》也批评科举制度的腐败,如“考弊司”、“王子安”、“司文郎”、“三生”等;并揭露政治和社会的黑暗,如“席方平”、“促织”、“红玉”、“窦氏”、“续黄梁”等。

  清人蒲松龄所著《聊斋志 异》,是一部充满强烈批判精神的 *孤愤之节”。《聊斋》对当时的政 治弊端、科举制度的黑暗以及社 会风气的颓败,都有深刻的揭露 和抨击。蒲松龄“生平之侘傺失 志,*(上艹下左氵右只)落郁塞,俯仰时事,悲愤 感慨,又有以激发其志气。”(张 元《柳泉蒲先生墓表》)因此,作 者的满腔“孤愤”,又时时化作辛 辣的嘲笑,用讽刺的武器去批判 社会,有如高倍的显微镜,展示 着社会上各个肮脏的角落,有如 锋利的解剖刀,剥开了旧制度下— 个个卑污的灵魂。讽刺又是作者发泄胸中牢郁不平之气的手段,是 他“自笑颠狂与世违”的具体体现。批判社会现实,抒发作者的 不平之气,构成了《聊斋》讽刺的主要内容。《聊斋》在讽刺艺术 的表现上又有其鲜明的特色。这就是:幻想的奇异性、内容的喜 剧性、情节的突然性、语言的幽默泼辣、表达方式的抒情直露以 及较高的讽刺格调。本文旨在对上述若干方面略加评析,以期对 从新的艺术角度进一步研究《聊斋》,提供些许引玉之资。

  《聊斋》是我国古代浪漫主义的优秀文学作品之一。其中充满 着高度的夸张和丰富的幻想,也有许多寄托作者理想的人物和环 境。在现实生活中,蒲松龄只是一位“一生遭尽揶榆笑”的儒生, 而在《聊斋》那些讽刺篇章中,他却是能呼神唤鬼的勇士。他把 神、仙、鬼、狐们从遐远的幻境请到人间社会,凭借他们特有的 本领,给现实社会中的卑劣者及其丑恶行径以无情的惩罚和戏弄。 这是《聊斋》讽刺艺术的重要方面。

  蒲松龄“雅爱搜神”,赋与神仙鬼狐们以常人的喜怒哀乐之情, 让他们表达作者的愿望,代表正义的呼声,痛快淋漓地讽刺不合 理的事物。这种积极浪漫主义的创作方法。可以在现实主义手法 之外别开天地,收到一般写实手法所难以收到的讽刺效果。

  蒲松龄能够巧妙地把神仙鬼狐的特性与常人的性格融为一 体,“使花妖狐魅,多具人情,和易可亲,忘为异类,而又偶见鹘 突,知复非人。”(鲁迅《中国小说史略》)鲁迅先生的论述,对我 们理解《聊斋》讽刺艺术的这个方面,应该说是一个重要的启示。

  《雨钱》中的狐仙化作老翁,主动结交某秀才,是“慕君高 雅”;《武孝廉》中的狐仙化为妇女,主动搭救石某,是出于同情 和怜悯。但是,他们一旦发现所遇者是卑劣之人,则毫不迟疑地 给以应有的惩罚和戏弄。秀才企图靠狐仙的本领发一笔大财,狐 仙就先施技法,偿其大欲,使钱“从梁间锵锵而下,势如骤雨”, 但秀才进屋取钱时,则“阿堵化为乌有”;石某忘恩负义。升官后 便厌恶竞至要杀死狐女,狐女则给他一顿痛骂,并运用仙术使石 某吐出先前所赠仙药,致其“半载而卒”。这对卑劣的心理和忘恩 负义的行为,无疑都是强烈的讽刺。

  神仙鬼狐们,没有常人那种对强暴的恶势力的恐惧心理,关 键时刻,他们敢于大胆地讽刺和耍笑封建官僚。长山杨令“性奇 贪,抢劫百姓牲畜不下数百余头”,神人却“傲岸而入”,用行酒 令的方式骂道“贪官剥皮”(《鸭鸟》);“颠道人”则在官僚们乘 兴游山时,迎面乱窜,变化出四散群飞的鹰隼,张吻怒逆的巨蟒, 狠狠惩治了这群土霸王(《颠道人))。

  这些超凡入圣的形象,又都具有特殊的技艺与本领。他们能 使刚种下地的梨核马上发芽,“俄成树……倏而花,倏而实”,使 满车的梨一下于都“长”到树上,然后摘取,尽赐观者,惩戒贪 吝的卖梨人(《种梨》);他们也能“凌空翕飞”,把自称胆大的书 生投到覆盖虎井的网上,嘲弄自我吹嘘的人(《浙东生》);他们 还可将书稿焚烧,能用鼻子闻味来辨别文章水平的高下,从而讽 刺试官的文章:“初不知而骤嗅之,刺于鼻,棘于腹,膀胱所不能 容,直自下部出矣!”(《司文郎》)这样一些技艺与本领,成了他 们讽刺与嘲弄的得力武器。

  ;值得注意的是,神仙鬼狐们超人的技能,往往会构成对被讽 刺者的双重及多重的讽刺。如前文提及的《鸦鸟》,杨令挨骂后, 恼羞成怒,命手下人抓少年,少年却“化为鸦”,“且飞且笑而 去”。这后一层讽刺,表现了对杨令当权者凶焰的嘲笑,更加强了 讽刺的力量。

  《道士》一篇,先揭露了两个无耻之徒言行的矛盾,鞭挞了他 们肮脏卑污的灵魂。作者接着写道:“天明,酒梦俱醒,觉怀中冷 物冰人;视之,则抱长石卧青阶下。急视徐,徐尚未醒,见其枕 遗屙之石,酣寝败厕中。”哪里想的到,“媚曼双绝”的两个美人 儿,竟是两块冰冷的石头,铺着锦裀的“螺钿之床”,竟是污秽的 “败厕”!这对被邪欲冲昏头脑的无耻之徒,不啻是当头浇了一桶 冷水。这双重讽刺,全赖于道士高超的变幻之术。

  《佟客》则构成了三层讽刺。董生“好击剑,每慷慨自负”。但 当盗贼拷打其父时,竞无胆量搭救,这是一层讽刺。而所谓的盗 贼,乃是佟客用幻术变化而来的,董生自悔自愧,这又是一层讽 刺.董生平时常“ 恨不得异人之传”,今天又当面错过。只有叹息 和帐惘了,这是第三层讽刺。

  这双重乃至多重的讽刺,常表现为被讽刺者对第一层讽刺的 懊悔,对被戏弄的羞愧,对既得利益化为乌有的失望,也表现为 对正面人物的无可奈何。它是正面人物胜利后宣布的战绩,使被 讽刺人物明白自己的处境,造成他的羞愤感,这是对被讽刺者心 灵的有力轰击。

  展开全部《聊斋志异》是一部讽刺意味很强的小说集。书中对当时社会的种种弊端做了尖刻的讽刺。书中小说的内容大致可分为四类,一类是揭露腐朽、弊端丛生的科举制度,如:《司文郎》描写盲僧用鼻子辨别文章的好坏,辛辣地讽刺了试官好坏不分,颠倒黑白的丑态。第二类是揭露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的罪恶,《促织》是这类题材的代表作。小说写了一个皇帝爱斗蟋蟀,就不断地让百姓进贡蟋蟀,一个孩子不小心弄死了父亲千辛万苦找来的蟋蟀,害怕地跳了井。后来这个孩子变成了一只蟋蟀,他不仅斗败了所有的蟋蟀,就连大公鸡都不是他的对手。统治者的小小爱好,竟害得百姓家破人亡。第三类是批判摧残人性的封建礼教,描写爱情与婚姻。《聊斋志异》描写了许多青年男女违抗封建礼教,向往自主婚姻的故事。如《连城》、《寄生》、《青娥》等,写得十分感人。特别是花妖狐魅和人的爱情故事,尤为脍炙人口。

  《聊斋志异》的故事大都是借神话的形式写出来的。譬如:人可以变成老虎为哥哥报仇;小孩的灵魂附在蟋蟀的身上,而蟋蟀所向无敌;人和鬼魂可以结为夫妇;花妖和狐女也像人一样可亲可爱。其中作品《促织》是作者重要的代表作之一。它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借讲前朝故事,来扬露当时的黑暗现实。批判的锋芒直指当时的最高统治者——天子。特别是篇末,作者仿效《史记》每篇篇末有“太史公曰”的体例,用“异史氏曰”直截了当地揭示出自己这一创作意图,这在古典小说中是很罕见的。《聊斋志异》起初以抄本流传,乾隆年间正式付刻时,刻印者为了避免文字狱之祸,特意删去“异史氏曰”中指斥天子的那几句话,就可见它明显地触犯了“时忌”。至于艺术手法,它也典型地反映了《聊斋志异》中一些名篇的特色,情节曲折离奇,波澜迭起迭伏,运笔跌宕多姿。这些都是我们研读时要注意体会。

  《聊斋志异》里的故事全是短篇,用文言文写成。最长的也不过三四千字,短的才二十多个字。小说描写简洁生动,人物个性刻画鲜明,单是青年女子,就有很多具有典型性格的形象的。读《聊斋志异》,就像走进一座五彩缤纷的人物画廊。每个故事的情节安排也都显出作者的智慧和匠心,故事性强,曲折有味让人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