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杀一肖公式大全 >  正文
聊斋志异聂小倩的译文
发布日期:2019-12-13 22:44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浙江人氏宁采臣,为人慷慨豪爽,方正自重。常常对人说:“我一生中没有爱过第二个女人。”

  宁采臣有次恰去金华,到城北后,进一座寺庙里休息。寺庙大殿宝塔十分壮丽,但地上长满比人还高的蓬蒿,好像没有有人来来往往的踪迹。东西两侧僧人居住的房舍,门都虚掩着,只有南面一间小屋的门上,好像挂着一把新锁。

  殿东角有一片修竹,台阶下有大池塘,里边野藕丛生,已经开花。宁采臣很喜欢这个幽静的地方。此时恰逢学使来主持考试,城中房舍租金很高,于是考虑在这里住下,就散步等待庙中僧侣回来。

  傍晚时,有个读书人来开南面小屋的门。宁采臣走上前行礼,并且告诉他自己想在此留宿。那个读书人说:“这里没有房主,我也是个在这里借宿的人。

  你不怕冷清住在这里,我早晚都能向你讨教,真是不胜荣幸。”宁采臣很高兴,铺些蒿草当床,又架起木板当桌子,打算在这里住些日子。

  这天夜晚月光皎洁,宁采臣和那位书生一起坐在大殿的走廊聊天,各自说自己姓名表字。书生自己说:“我姓燕,字赤霞。宁采臣想他是来应考的秀才,但听他的口音,根本不像浙江人。

  于是追问那书生,书生自己说:我是陕西人。”语气朴实诚挚。等到两人说完了话,于是相别就寝。宁采臣因为在陌生的地方居住,久久难以入睡。他听见北边房里有人窃窃私语,好像住有家眷。

  他起身趴在北墙石窗下,悄悄看了一眼。看见短墙外一个小院落里,有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还有一个老婆子穿着褪色的红衣服,头上插有银梳,一副驼背衰老的样子,那两人在月下说话。

  妇人说:“小倩为什么久久不来?”老婆子说:“差不多快来了。”妇人说:“她没向姥姥发牢骚吗?”老婆子答道:“没听到,但她看上去很忧虑。”妇人说:“小丫头不能当作知己人看待。”

  话未说完,就有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进来了,模样好像很美。老太婆笑着说:“背后不说人,我们两个正说你呢,没想到你这个小妖精悄悄进来了,幸亏我们没说你什么坏话。”老太婆接着说:“小娘子长得好比画中人,我要是个男人,也会被你把魂勾跑。”

  女孩说:“姥姥不夸奖我几句,还有谁会说我好?”妇人和女孩子说了些什么,宁采臣没有听清。他想这是邻居家眷的私语,所以躺回草床不再听她们说话。过了一会儿,寺庙里一片寂静。

  宁采臣刚要入梦境时,觉得好像有人进了他的卧室。他急忙起身一看,发现是北院那个叫小倩的女孩子进来了。他不由得吃了一惊,问她进来干什么,她说想跟他一起睡。宁采臣一本正经地说:“你不怕别人议论,我还怕别人说闲话呢。

  偶然一失足,就会成为一个道德沦丧的无耻之徒。”女孩说,夜里没人知道。宁采臣大声责骂,女孩犹豫徘徊想要说什么。宁采臣吼道:“快走开!要不然,我就要喊南边小屋里的人了。”听了这话,那女孩有些害怕,只好走开了。

  刚走出门又转身回来,把一锭金子放在宁的床褥上。宁马上把它扔到院子的台阶上,斥责说:“不义之财,弄脏了我的口袋。”女孩羞愧地拣起金子走了,嘴里还说:“这个男人真是铁石心肠。”

  第二天一早,有个兰溪的书生带着一个仆人来应考。他们住在寺庙的东厢房里。不料,书生竟在当天夜里暴死了。死后发现,他的脚板心有个小限孔,像是被锥子刺的,还有一缕缕血丝流出来了。大家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过了一个晚上,书生的仆人也死了,他的症状和书生一模一样。晚上,燕生回来了。宁采臣问他知不知道死因,他认为这是鬼魅干的。宁采臣为人耿直,根本没把鬼的事放在心上。

  到了夜里,那个女孩子又来找他。她对宁采臣说:“我见过的人多了,但没有像你这样刚直的人。你有圣贤人的品德,我不敢欺骗你。我叫聂小倩,十八岁就病死了,埋在这座寺院旁,不幸遭受妖物的威胁,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下贱勾当。我用容颜去迷惑别人,这本来并不是我愿意做的。

  现在这寺中没有人可以杀,鬼夜叉很可能要来杀你。”宁采臣听了这话,十分惊骇,他请求小倩帮他想办法。聂小倩说:“你跟燕赤霞住在一屋便能免除凶灾。”宁采臣问了一句:“为何不去迷惑燕赤霞?”小倩回答说:“他是个奇人,鬼妖不敢接近他。”

  宁采臣又问:“你们怎么样去迷惑人呢?”聂小倩说:“和我亲昵的人,我悄悄用锥子刺他的脚心,这样,他很快就昏迷过去了,于是,我再吸他的血给妖怪喝。

  有时候,我用金子去勾引,其实那不是金子,而是罗刹鬼的骨头。这东西留在谁那里,就能把谁的心肝掏去。这两种方法,都是迎合而今人们贪色好财的心理。”

  宁采臣问她什么时候戒备,她说明天晚上。临别时,小倩哭着说:“我掉进了大海,找不到岸。你是仗义君子,一定能救苦救难。如果你能把我的朽骨带到一个清净的地方安葬,我将感激不尽。”

  宁采臣答应了她的要求,问她的坟在哪里,她说:“请记住,白杨树上有乌鸦巢穴的地方便是。”说完出门,片刻消失不见了。

  第二天,宁采臣恐怕燕赤霞外出,便早早到他房里,邀请他喝酒。上午九十点钟,酒菜准备好了。在酒席上,宁采臣留意观察燕赤霞。宁采臣表示想和他同屋睡,燕赤霞推辞说自己喜欢清净,宁采臣不听,到了晚上,强行把铺盖都搬过来了。

  燕赤霞不得已,只好跟他同睡,他嘱咐宁采臣:“我知道你是个大丈夫,对你也很钦佩。不过,我有些私事,不便明说。

  请你不要翻看我的小箱子。否则,对你我两人都没好处。”宁采臣很恭敬地答应了。后来,各自就寝。燕赤霞临睡前把小箱子放在窗台上,过了一会儿,他就鼾声如雷。宁采臣半天也睡不着。

  大约一更时分,他发现窗外隐隐约约有人影,正慢慢靠近窗户朝里看,目光闪闪。宁采臣很害怕,正要喊叫燕赤霞。

  忽然听见有个东西从小箱子中飞出,像一匹白绸缎闪闪亮,折断窗户上的石格,猛然一射,随即像电光一样熄灭了。这时,燕赤霞醒来起身,宁采臣假装睡着了,在暗中观察他。

  只见燕赤霞拿起箱子检查,从里面取出一个东西,映着月光嗅了嗅。那东西亮晶晶的,大约有两寸长,一片韭菜叶子大小。然后,燕赤霞把它紧紧包牢,又放进箱子里。燕赤霞自言自语:“什么老妖怪,竟敢有这么大的胆子,把我的箱子都给弄坏了。”于是,他又躺下来。

  宁采臣觉得太奇怪了,便起身问燕赤霞,并把刚才所看到的情节都告诉了燕赤霞。燕赤霞说:“既然我们已成好朋友,我也就不必再隐瞒了。我是个剑客。要不是那个石格子阻挡,妖怪当时就会死的。虽说它这次没死,但它已受了重伤。”

  宁采臣问他刚才藏起来的是什么东西,燕赤霞说是剑,并说刚才闻它,上面有股妖气。宁采臣说想看看这柄剑,燕赤霞拿出来给他看,原来,这是一柄亮闪闪的小剑。于是,宁采臣更加重视燕赤霞。

  第二天一早,宁采臣到窗外查看,发现地上有摊血迹。这天,宁采臣走出寺院,在寺院北边,他看见一片荒冢。再一看,果然有棵白杨树,树上有个乌鸦巢。

  宁采臣办完事以后,急忙整理行装准备回家。临行前,燕赤霞设宴送行,并把破皮囊赠送给宁采臣,他告诉宁采臣:“这是剑袋。你好好收藏,它可以避妖怪。”

  宁采臣想跟他学剑术,燕生说:“像你这样信义刚直的君子,本来是可以学的,但你是富贵阶层的人,不是干我这一行的。”宁采臣撒谎说有个妹妹葬在寺院北边,打算迁葬。于是,他挖出聂小倩的朽骨,用衣衾包好,租船返回家。

  宁采臣的书斋靠近郊野。他回家后就将小倩的坟建在斋外。建好安葬后,他祭祀说:“可怜你孤零零的,把你葬在我小屋旁边,这样,你的悲欢我都能听见,希望你不会被鬼雄欺负。一杯水酒,不成敬意,请不要嫌弃,把它喝了罢!”

  他祝福完以后正准备回家,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喊道:“请等等我!”回头一看,竟是小倩。聂小倩笑着谢宁采臣:“你的信义,我永远也报答不尽。请让我随同你回去,拜见婆婆,就是做个丫头小妾也心甘情愿。”

  宁采臣细细打量她,见她肌肤细嫩,小脚尖尖,身材娇娇,妩媚动人。于是,便带她一同回到书斋。宁采臣让她先坐一会儿,他先进去告诉母亲。

  他母亲听说后感到很吃惊。当时,宁采臣的妻子已病了很长时间,母亲叫他不要声张,以免刺激病人。他们母子正说着话,聂小倩已悄悄进屋,跪在地上拜见宁采臣的母亲。

  宁采臣介绍说:“这就是小倩。”宁母惊慌地看了看她,心里很害怕。聂小倩说:“我孤单一身,远离父母兄弟。承蒙公子关照,使我摆脱了困境。因此,我愿意侍奉他,以报答他的恩德。”宁母见她模样很可爱,才敢与她说话。宁母说:“姑娘肯照顾我儿子,我这个老太婆当然很高兴。

  只是我一生仅养了这个儿子,要靠他传宗接代,不敢让他娶个鬼妻。”小倩说:“我真的没有二心。九泉之下的人既然得不到您的信任,那就让我把公子当兄长对待,听候您老人家的吩咐,早晚伺候,行不行?”宁母觉得小倩的话说得很真诚,便答应了。小倩说她想拜见嫂夫人,宁母推辞说宁妻患病在床,多有不便。

  小倩也就没有去。接着,小倩立即到厨房,给母亲做饭。她在宁采臣家进进出出,穿堂入室,像是来了很长时间一样,一点都不陌生。

  天黑以后,宁母有些怕她,要她先回去睡觉,却不给她准备床被。小倩意识到这是母亲赶她走的信号,于是,她就走了。经过宁采臣的书房时,她想进去,又不敢进,在门外徘徊。宁采臣叫她,她说:“房里有剑气,叫人害怕。

  前些时候在路途上不敢见你,就是这个缘故。”宁采臣顿时想起燕赤霞送给他的破皮袋,于是,他赶忙把袋子拿下来挂到别的房间去了。小倩这才进了书房,在烛灯边坐下。坐了半天也没一句话。

  后来,她问宁采臣:“你晚上读书吗?我小时候念过《楞严经》,现在多半已忘光了。请你帮我找一册,夜晚空闲时我请大哥指点指点。”

  宁采臣答应了。 两个人又无话可讲,小倩也不说告辞。到了二更以后,小倩还坐在书房里不走,宁采臣催她,她伤心地说:“我是外地来的孤魂,特别害怕到荒墓里去。”宁采臣说:“这里没有别的床,而且兄妹之间,也应该避嫌。”

  小倩站起身,一副愁眉苦脸要哭的样子,想迈步却又迈不开步子。她慢吞吞地走出书房,过了台阶就不见了。宁采臣心里很可怜她,想留她睡在别的床上,又担心母亲会责怪。

  第二天一早,小倩向母亲请安,端水给她盥洗,家务活忙个不停,而且,样样都合宁母的心。傍晚时,小倩自动离开书斋。她经过书房时,经常借着烛光念经,直到宁采臣要睡觉时才凄然离去。本来,自从宁妻病倒以后,宁母便操持起所有的家务,她已疲劳不堪。

  自从小倩来到家以后,宁母就清闲多了。天长日久,宁母和小倩渐渐熟悉,她对小倩也越来越疼爱。到后来,宁母已忘记小倩是个鬼变的,而不忍心晚上叫她走,便把她留下来跟自己一起睡。小倩初来时,不吃不喝,半年后才开始吃点稀饭。宁采臣母子都很喜爱她,从来不说她是鬼。

  不久,宁妻病逝了。宁母想收小倩做儿媳,但怕她不能生儿育女,小倩说采臣将有三个男孩,不会因为有鬼妻就没有后代。于是,宁家大办酒席,遍请亲友。婚礼那天,小倩穿戴一新,大大方方地出来见亲友,令满堂亲友都看呆了。

  人们不怀疑她是鬼,而怀疑她是仙人。于是各方的亲戚都来祝贺他们,并且争相拜见小倩。小倩擅长画兰花梅花,经常作画答谢宾客,得到画的人把画收藏好并且以得到小倩的画作为荣耀。

  一天小倩靠在窗前,忧心忡忡的样子。忽然问:“革囊在哪里?”宁采臣说:“因为你怕它,所以把它收藏在了其它地方。”小倩说:“我受到生人的气息已经很久了,应该不再害怕,最好将革囊挂在床头。”

  宁采臣询问她这样做的原因,小倩说:“这几天以来,心里的忧患没有停止过,料想金华的那妖怪,记恨我逃跑了,恐怕早晚要找过来。”宁采臣于是拿革囊过来。

  小倩反复看了看,说:“这个是剑仙用来盛装人头的,现在破成这样,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我现在看到它,也还是浑身发抖。”于是把革囊悬挂起来。

  第二天又让宁采臣移挂到门口。晚上两人点灯相对而坐,忽然有一个象鸟一样的东西飞来了。小倩吓得躲到了夹幕里,宁采臣看着那个东西如夜叉一般,雷电般的眼睛,血色的舌头,浑身发光快速向前,到了门口停住了,徘徊了好久,慢慢靠近革囊,用爪子抓取革囊,好像要将它撕裂。

  革囊忽然响了一声,变得跟篑一样大,恍惚之间有鬼物从革囊里突出半身,并且将夜叉揪入了革囊,于是就安静了下来,革囊也变回之前的样子。宁采臣又惊又怕,小倩也出来了,高兴地说:“没事了!”一起看革囊里面,只有清水而已。

  几年后,宁采臣考中进士,小倩也生下一个男孩。后来宁采臣又纳妾了,小倩和她各生了一个男孩。他们的孩子后来也成了一个有名望的人。

  《聊斋志异》(简称《聊斋》,俗名《鬼狐传》)是中国清朝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文言短篇小说集。全书共有短篇小说491篇(张友鹤《聊斋志异会校会注会评本》)(朱其铠《全本新注聊斋志异》为494篇)。

  它们或者揭露封建统治的黑暗,或者抨击科举制度的腐朽,或者反抗封建礼教的束缚,具有丰富深刻的思想内容。描写爱情主题的作品,在全书中数量最多,它们表现了强烈的反封建礼教的精神。其中一些作品,通过花妖狐魅和人的恋爱,表现了作者理想的爱情。

  一、爱情故事,占据着全书最大的比重,故事的主要人物大多不惧封建礼教,勇敢追求自由爱情。这类名篇有《莲香》《小谢》《连城》《宦娘》《鸦头》等。

  二、抨击科举制度对读书人的摧残,作为科举制度的受害者,蒲松龄在这方面很有发言权,《叶生》《司文郎》《于去恶》《王子安》等都是这类名篇。

  三、揭露统治阶级的残暴和对人民的压迫,极具社会意义,如《席方平》《促织》《梦狼》《梅女》等。

  宁采臣,浙江人,性情慷慨豪爽,品行端正。常对人说:“我终生不找第二个女人。”有一次,他去金华,来到北郊的一个庙中,解下行装休息。寺中殿塔壮丽,但是蓬蒿长得比人还高,好像很长时间没有人来过。东西两边的僧舍,门都虚掩着,只有南面一个小房子,门锁像是新的。

  再看看殿堂的东面角落,长着一丛一丛满把粗的竹子,台阶下一个大水池,池中开满了野荷花。宁生很喜欢这里清幽寂静。当时正赶上学使举行考试,城里房价昂贵,宁生想住在这里,于是就散步等僧人回来。

  太阳落山的时候,来了一个书生,开了南边房子的门。宁采臣上前行礼,并告诉他自己想借住这里的意思。那书生说:“这些屋子没有房主,我也是暂住这里的。你如愿意住在这荒凉的地方,我也可早晚请教,太好了。”宁采臣很高兴,弄来草秸铺在地上当床,支上木板当桌子,打算长期住在这里。

  这天夜里,月明高洁,清光似水。宁生和那书生在殿廊下促膝交谈,各自通报姓名。书生说:“我姓燕,字赤霞。”宁生以为他也是赶考的书生,但听他的声音不像浙江人,就问他是哪里人,书生说:“陕西人。”语气诚恳朴实。过了一会儿,两人无话可谈了,就拱手告别,回房睡觉。

  宁生因为住到一个新地方,很久不能入睡。忽听屋子北面有低声说话的声音,好像有家口。宁生起来伏在北墙的石头窗下,偷偷察看。见短墙外面有个小院落,有位四十多岁的妇人,还有一个老妈妈,穿着暗红色衣服,头上插着银质梳形首饰,驼背弯腰,老态龙钟,两人正在月光下对话。只听妇人说:“小倩怎么这么久不来了?”老妈妈说:“差不多快来了!”妇人说:“是不是对姥姥有怨言?”老妈妈说:“没听说。

  但看样有点不舒畅。”妇人说:“那丫头不是好相处的!”话没说完,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好像很漂亮。老妈妈笑着说:“背地不说人。我们两个正说着,小妖精就不声不响悄悄地来了,幸亏没说你的短处。”又说:“小娘子真是漂亮得像画上的人,老身若是男子,也被你把魂勾去了。”

  女子说:“姥姥不夸奖我,还有谁说我好呢?”妇人同女子不知又说些什么。宁生以为她们是邻人的家眷,就躺下睡觉不再听了。又过了一会儿,院外才寂静无声了。宁生刚要睡着,觉得有人进了屋子,急忙起身查看,原来是北院的那个女子。宁生惊奇地问她干什么,女子说:“月夜睡不着,愿与你共享夫妇之乐。”

  宁生严肃地说:“你应提防别人议论,我也怕人说闲话。只要稍一失足,就会丧失道德,丢尽脸面。”女子说:“夜里没有人知道。”宁生又斥责她。女子犹豫着像还有话说,宁生大声呵斥:“快走!不然,我就喊南屋的书生!”女子害怕,才走了。走出门又返回来,把一锭黄金放在褥子上。

  宁生拿起来扔到庭外的台阶上,说:“不义之财,脏了我的口袋!”女子羞惭地退了出去,拾起金子,自言自语说:“这个汉子真是铁石心肠!”

  第二天早晨,有一个兰溪的书生带着仆人来准备考试,住在庙中东厢房里,夜里突然死了。脚心有一小孔,像锥子刺的,血细细地流出来。众人都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第二天夜里,仆人也死了,症状同那书生一样。到了晚上,燕生回来,宁生问他这事,燕生认为是鬼干的。

  宁生平素刚直不阿,没有放在心上。到了半夜,那女子又来了,对宁生说:“我见的人多了,没见过像你这样刚直心肠的。你实在是圣贤,我不敢欺负你。我叫小倩,姓聂,十八岁就死了,葬在寺庙旁边,常被妖物胁迫干些下贱的事,厚着脸皮伺候人家,实在不是我乐意干的。

  如今寺中没有可杀的人,恐怕夜叉要来害你了!”宁生害怕,求她给想个办法。女子说:“你与燕生住在一起,就可以免祸。”宁生问:“你为什么不迷惑燕生呢?”小倩说:“他是一个奇人,我不敢靠近。”宁生问:“你用什么办法迷惑人?”小倩说:“和我亲热的人,我就偷偷用锥子刺他的脚。

  等他昏迷过去不知人事,我就摄取他的血,供妖物饮用;或者用黄金引诱,但那不是金子,是罗刹鬼骨,人如留下它,就被截取出心肝。这两种办法,都是投人们之所好。”宁生感谢她,问她戒备的日期。小倩回答说明天晚上。临别时她流着泪说:“我陷进苦海,找不着岸边。郎君义气冲天,一定能救苦救难。

  你如肯把我的朽骨装殓起来,回去葬在安静的墓地,你的大恩大德就如同再给我一次生命一样!”宁生毅然答应,问她葬在什么地方。小倩说:“只要记住,白杨树上有乌鸦巢的地方就是。”说完走出门去,一下子消失了。

  第二天,宁生怕燕生外出,早早把他请来。辰时后就备下酒菜,留意观察燕生的举止,并约他在一个屋里睡觉。燕生推辞说自己性情孤癖,爱清静。宁生不听,硬把他的行李搬过来。燕生没办法,只得把床搬过来,并嘱咐说:“我知道你是个大丈夫,很仰慕你。有些隐衷,很难一下子说清楚。

  希望你不要翻看我的箱子包袱,否则,对我们两人都不利!”宁生恭敬地答应。说完两人都躺下,燕生把箱子放在窗台上,往枕头上一躺,不多时鼾声如雷。宁生睡不着,将近一更时,窗子外边隐隐约约有人影。一会儿,那影子靠近窗子向里偷看,目光闪闪。

  宁生害怕,正想呼喊燕生,忽然有个东西冲破箱子,直飞出去,像一匹耀眼的白练,撞断了窗上的石棂,倏然一射又马上返回箱中,像闪电似地熄灭了。燕生警觉地起来,宁生装睡偷偷地看着。燕生搬过箱子查看了一遍,拿出一件东西,对着月光闻闻看看。宁生见那东西白光晶莹,有二寸来长,宽如一韭菜叶。

  燕生看完了,又结结实实地包了好几层,仍然放进箱子里,自言自语说:“什么老妖魔,竟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来弄坏箱子!”接着又躺下了。宁生大为惊奇,起来问燕生,并把刚才见到的情景告诉他。燕生说:“既然我们交情已深,不能再隐瞒,我是个剑客。刚才要不是窗户上的石棂,那妖魔当时就死了。虽然没死,也受伤了。”宁生问:“你藏的是什么东西?”燕生说:“是剑。刚才闻了闻它,有妖魔的气味。”

  宁生想看一看,燕生慷慨地拿出来给他看,原来是把莹莹闪光的小剑。宁生于是更加敬重燕生。天亮后,发现窗户外边有血迹。宁生出寺往北,见一座座荒坟中,果然有棵白杨树,树上有个乌鸦巢。等迁坟的事情安排妥当,宁生收拾行装准备回去。燕生为他饯行送别,情谊深厚。又把一个破皮囊赠送给宁生,说:“这是剑袋,好好珍藏,可以避邪驱鬼。”

  宁生想跟他学剑术,燕生说:“像你这样有信义、又刚直的人,可以作剑客;但你是富贵中人,不是这条道上的人。”宁生托词有个妹妹葬在这里,挖掘出那女子的尸骨,收敛起来,用衣、被包好,租船回家了。

  宁生的书房靠着荒野,他就在那儿营造坟墓,把小倩葬在了书房外面。祭奠的时候,他祈祷说:“怜你是个孤魂,把你葬在书房边,相互听得见歌声和哭声,不再受雄鬼的欺凌。请你饮一杯浆水,算不得清洁甘美,愿你不要嫌弃。”祷告完了就要回去。这时后边有人喊他:“请你慢点,等我一起走!”宁生回头一看,原来是小倩。

  小倩欢喜地谢他说:“你这样讲信义,我就是死十次,也不能报答你!请让我跟你回去,拜见公婆,给你做婢妾都不后悔。”宁生细细地看她,白里透红的肌肤,如同细笋的一双脚,白天一看,更加艳丽娇嫩。于是,宁生就同她一块来到书房,嘱咐她坐着稍等一会儿,自己先进去禀告母亲。

  母亲听了很惊愕。这时宁生的妻子已病了很久,母亲告诫他不要走漏风声,怕吓坏了他的妻子。

  倒说完,小倩已经轻盈地走进来,跪拜在地上。宁生说:“这就是小倩。”母亲惊恐地看着她,不知如何是好。

  小倩对母亲说,“女儿飘然一身,远离父母兄弟,承蒙公子照顾,恩泽深厚。愿意作婢妾,来报答公子的恩情。”母亲见她温柔秀美,十分可爱,才敢同她讲话,说:“小娘子看得起我儿,老身十分喜欢。

  但我这一生就这一个儿子,还指望他传宗接代,不敢让他娶个鬼媳妇。”小倩说:“女儿确实没有二心,我是九泉下的人,既然不能得到母亲的信任,请让我把公子当兄长侍奉。跟着老母亲,早晚伺候您,怎么样?”母亲怜惜她的诚意,答应了。小倩便想拜见嫂子,母亲托词她有病,小倩便没有去;又立即进了厨房,代替母亲料理饮食,出来进去,像早就住熟了似的。

  天黑了,母亲害怕她,让她回去睡觉,不给她安排床褥。小倩知道母亲的用意,就马上走了。路过宁生的书房,想进去,又退了回来,在门外徘徊,好像害怕什么。宁生叫她,小倩说:“屋里剑气吓人,以前在路上没有见你,就是这个缘故。”宁生明白是那个皮囊,就取来挂到别的房里,小倩才进去。

  她靠近烛光坐下,坐了一会儿,没说一句话。过了好长时间,小倩才问:“你夜里读书吗?我小时候读过《楞严经》,如今大半都忘了。求你给我一卷,夜里没事,请兄长指正。”宁生答应了。小倩又坐了一会儿,还是不说话;二更快过去了,也不说走。

  宁生催促她,小倩凄惨地说:“我一个外地来的孤魂,特别害怕荒墓。”宁生说:“书房中没有别的床可睡,况且我们是兄妹,也应避嫌。”小倩起身,愁眉苦脸的像要哭出来,脚步迟疑,慢慢走出房门,踏过台阶不见了。

  宁生暗暗可怜她,想留她在别的床上住下,又怕母亲责备。小倩清晨就来给母亲问安,捧着脸盆侍奉洗漱。操劳家务,没有不合母亲心意的。到了黄昏就告退辞去,常到书房,就着烛光读经书。发觉宁生想睡了,才惨然离去。

  先前,宁生的妻子病了,不能做家务,母亲累得疲惫不堪。自从小倩来了,母亲非常安逸,心中十分感激。待她一天比一天亲热,就像自己的女儿,竟忘记她是鬼了,不忍心晚上再赶她走,就留她同睡同起。小倩刚来时,从不吃东西、喝水,半年后渐渐喝点稀饭汤。

  宁生和母亲都很溺爱她,避讳说她是鬼,别人也就不知道。没多久,宁生的妻子死了。母亲私下有娶小倩作媳妇的意思,又怕对儿子不利。小倩多少知道母亲的心思,就乘机告诉母亲说:“在这里住了一年多,母亲应当知道儿的心肠了。我为了不祸害行人,才跟郎君来到这里。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因公子光明磊落,为天下人所敬重,实在是想依靠他帮助三几年,借以博得皇帝封诰,在九泉之下也觉光彩。”母亲也知道她没有恶意,只是怕她不能生儿育女。

  小倩说:“子女是天给的。郎君命中注定有福,会有三个光宗耀祖的儿子,不会因为是鬼妻就没子孙。”母亲相信了她,便同儿子商议。宁生很高兴,就摆下酒宴,告诉了亲戚朋友。有人要求见见新媳妇,小情穿着漂亮衣服,坦然地出来拜客。

  满屋的人都惊诧地看着她,不仅不疑心她是鬼,反而怀疑她是仙女。于是宁生五服之内的亲属,都带着礼物向小倩祝贺,争着与她交往。小倩善于画兰花和梅花,总是以画酬答。凡得到她画的人都把画珍藏着,感到很荣耀。

  一天,小倩低头俯在窗前,心情惆怅,像掉了魂。她忽然问:“皮囊在什么地方?”宁生说:“因为你害怕它,所以放到别的房里了。”小倩说:“我接受活人的气息已很长时间了,不再害怕了。应该拿来挂在床头!”

  宁生问她怎么了,小倩说:“三天来,我心中恐惧不安。想是金华的妖物,恨我远远地藏起来,怕早晚会找到这里。”宁生就把皮囊拿来,小倩反复看着,说:“这是剑仙装人头用的。破旧到这种程度,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我今天见了它,身上还起鸡皮疙瘩。”说完便把剑袋挂在床头。

  第二天,小倩又让移挂在门上。夜晚对着蜡烛坐着,叫宁生也不要睡。忽然,有一个东西像飞鸟一样落下来,小倩惊慌地藏进帷幕中。宁生一看,这东西形状像夜叉,电目血舌,两只爪子抓挠着伸过来。

  到了门口又停住,徘徊了很久,渐渐靠近皮囊,用爪子摘取,好像要把它抓裂。皮囊内忽然格的一响,变得有两个竹筐那么大,恍惚有一个鬼怪,突出半个身子,把夜叉一把揪进去,接着就寂静无声了,皮囊也顿时缩回原来的大小。宁生既害怕又惊诧。

  小倩出来,非常高兴地说:“没事了!”他们一块往皮囊里看看,见只有几斗清水而已。几年以后,宁生果然考取了进士,小倩生了个男孩。宁生又纳了个妾,她们又各自生了一个男孩。三个孩子后来都做了官,而且官声很好。

  聂小倩是一个美貌的女鬼,生前只活到十八岁,死后葬在浙江金华城北的荒凉古寺旁,不幸被妖怪夜叉胁迫害人。聂小倩虽然是鬼,却也是大家闺秀,气质高雅、个性贞静,古装扮相清丽脱俗,并且琴棋书画,无所不通。

  宁采臣,蒲松龄小说集《聊斋志异》中《聂小倩》一篇的男主人公,浙江人,为人慷爽正直。某日他借宿浙江金华北郊的一座古寺,先后结识陕西剑客燕赤霞和女鬼聂小倩。

  聂小倩被夜叉妖怪驱使害人,但本性善良,不愿助纣为虐。妖怪欲杀害宁采臣,幸在聂小倩和燕赤霞帮助下躲过一劫。宁采臣也助聂小倩逃离魔掌,并收留她侍奉母亲和久病的妻子。

  展开全部宁采臣,浙江人。生性慷慨豪爽,洁身自好。经常对人说:“我一生不会喜欢第二个女子。”恰逢他到金华(今浙江金华)去,到了城北,下榻在兰若寺里。寺中佛殿佛塔非常壮丽;但是蒿草比人还高,好像没有人迹。东西两旁的和尚住处,两扇门都虚掩着;只有南边一小座房子,门窗还像新的。宁采臣又向佛殿东边的角落大量,修长的竹子一簇簇的;台阶下有个大池子,野荷花已经开花了。宁采臣非常喜欢这里的幽远安静。赶上朝廷派来的学府的官员来视察,城里的客店价格昂贵,于是打算就在这里住宿,于是一边散步一边等着和尚回来。到了傍晚,有个书生来了,打开了南边那扇房门。宁采臣赶快过去行礼,并告诉自己的想法。书生说:“这里没有房主,我也是借宿的。如果您能甘于这里的荒凉,早晚对我有所教会,我非常荣幸。”宁采臣大喜,用枯草当作床,支起木板当作桌子,俨然常住的打算。当晚,月亮又明又亮,月光如水,两人在佛殿走廊上坐在一处,各自介绍自己的姓名。那书生自己说:“我姓燕,字赤霞。”宁采臣怀疑他是赴京赶考的书生,但是听他的口音,很不像是浙江人。一问他,他说:“我是秦地(陕西一带)人。”燕赤霞说话非常朴素真诚。后来两人无话可说,于是作揖告别各自回去睡觉。

  宁采臣因为刚住下,很长时间都睡不着。听到房子北边有声响,就像有人家。起来趴在北墙的石头窗户底下,偷偷观看。看见短墙外边有一个小院子,有个妇女大约四十多岁;又有一个老妇人穿着黑褐色的裙子,插着一根银簪子,老态龙钟,两人在月下对答。妇女说:“小倩怎么还不来?”老妇人说:“马上就到了。”妇女说:“难道她对姥姥没有怨言吗?”老妇人说:“没听过,但是她的表情好像很愁苦。”妇女说:“丫头真是不识好歹!”话没说完,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来了,长得极其艳丽。老妇人笑着说:“不要在背后说人,我们两个正在谈论道法,小丫头来得悄无声响。幸好我们没有说你的短处。”又说:“小娘子真的像画里的人,如果我是个男的,这么老了也得被你勾了魂去。”女子说:“姥姥不夸我,就没有夸我了”妇人和女子又不知说了什么话。宁采臣觉得这是邻居的家常话,于是睡下不再偷听。又过了大约一个时辰,才寂静无声了。

  正要睡去,觉的有人近了卧室。宁采臣赶紧起来一看,原来是北院的那个年轻女子。惊奇的一问。女子笑着说“您在明月的夜晚不睡觉,我愿意和您相好。”宁采臣正色说:“你要防备闲话,我怕人家的闲话;稍微一失足,廉耻都丧尽了。”女子说:“晚上没有人知道。”宁采臣又喝斥她。女子犹犹豫豫好像嘴里说这话。宁采臣大声喝道:“快走!否则,我就叫醒南房的书生。”女子很害怕,于是走了。到了门外又回来了,拿了一锭黄金放在被褥上。宁采臣拿起来扔到院子里,说:“这是不义之财,别玷污了我的行李!”女子很惭愧,走出去,拾起金子自言自语说:“这个人一定是铁石心肠。”

  天明,有个兰溪的书生带着一个仆人来赶考,住在东厢房,到了晚上突然死了。他的脚心有个小孔,就像锥子刺出来的,细细的有血流出。大家都不知道什么原因。又过了一夜,仆人也死了,症状也是如此。当晚,燕赤霞回来了,宁采臣问他,燕赤霞说是鬼怪作祟。宁采臣向来正直,也没放在心上。到了半夜,女子又来了,对宁采臣说:“我见到的人多了,没有一个像你一样刚直的。你一定非常圣贤,我不敢欺骗你。我叫小倩,姓聂,十八岁时死了,埋在兰若寺旁边,就被妖怪胁迫了,充当奴役,地位低贱;在人面前装笑,实在不是我的本意。今天寺里没有能杀的人,恐怕那怪物会派夜叉来。”宁采臣非常害怕,问该怎么办。女子说:“和姓燕的书生住在一个屋里就能幸免。”宁采臣问:“为什么你不迷惑燕赤霞?”聂小倩说:“他是一个奇人,我不敢接近他。”宁采臣又问:“你是怎么迷惑人的?”聂小倩说:“和我亲热的人,我暗地里用锥子刺他的脚心,他的魂就会被迷住,因次我采了他的血让那怪物喝;又用金子迷惑人,那也不是金子,乃是罗刹鬼骨,人要是收了就能挖取他们的心肝:美色和金钱这两样,都是投人的所好罢了。”宁采臣向她道谢。并询问防备的日子,聂小倩回答说明天晚上。聂小倩临别哭着说:“我堕落在这个黑暗的苦海,找不到岸。您义气直冲云天,一定能救苦救难。如果您肯盛了我的尸骨,把我安葬在平安的地方,不亚于我的再生父母。”宁采臣慷慨的答应了。并问她自己葬在哪里,聂小倩说:“只要你记着白杨树上,有乌鸦窝的那个就是。”说话就出门,忽然不见了。

  第二天,宁采臣恐怕燕赤霞到别的地方去,早早的就来邀请他。辰时以后就准备了酒菜,留意观察燕赤霞。并和他约好住在一起,燕赤霞推辞,借口说他生性孤僻喜欢单独。宁采臣不答应,强行搬了卧具来。燕赤霞不得已,挪动了自己床给他腾点地方,并嘱咐他:“我知道你是个大丈夫,正以凛然。我有隐衷,难以一下子说清楚。千万不要翻看箱子里的东西,不然对咱俩都不利。”宁采臣小心地答应了。不一会各自睡觉,燕赤霞把箱筐房在窗台上,倒在枕头上不一会,就鼾声如雷。宁采臣睡不着觉。大约快一更天了,窗外隐隐约约有人影出现。步一会就靠近窗户来偷看,目光明亮闪烁。宁采臣很害怕,正要叫醒燕赤霞,忽然有个东西从箱子里飞出来,像一条白布一样耀眼,碰断了窗户上的石头棂子,白光一闪,就立即收回去了,就像雷电一闪就灭了。燕赤霞警觉地起来,宁采臣装作睡着了偷偷地观看。燕赤霞捧着箱子检查,取出来一件东西,对着月亮看看、闻闻,那东西白色晶莹,大约二寸长,宽度和韭菜叶子差不多。一会就层层的包裹起来,仍然放在破箱子里。自言自语说:“什么样的老怪物,这么大胆,弄坏了我的箱子。”于是接着睡觉。宁采臣非常惊奇,因此爬起来问他,并把自己所看到的东西告诉了他。燕赤霞说:“既然你我关系这么好,我怎么好隐瞒。我,是个剑客。要不是那个石棂,妖怪当场就被杀死了;就算如此,它也受了伤了。”宁采臣问:“你藏的是什么东西?”燕赤霞说:“一把剑。刚才闻了闻,上面有妖气。”宁采臣要求观看。燕赤霞慷慨的拿出来让他看,俨然是一把光亮的小剑。于是宁采臣更加敬佩燕赤霞。

  第二天,再看窗外,有血迹。于是来到寺北,看见荒坟累累,果然有棵白杨树,树顶上有个乌鸦窝。于是打算照聂小倩的嘱咐,把她的尸骨装起算回去。燕赤霞摆了酒宴,和宁采臣的情义很厚。把一个破皮袋赠给宁采臣,说:“这是剑鞘。好好收藏你可以远离鬼魅。”宁采臣打算跟随他学习法术。燕赤霞说:“像你这样信义刚直的,倒是可以学。但是你终究是富贵中人,不是我们这一类人。”宁采臣于是借口说有个妹妹埋葬在这里,发掘出来聂小倩的尸骨,用衣服包裹上,租了一条船回去。

  宁采臣在临野有座房子,因此在房子外边挖了一座坟把聂小倩埋在里面。祭奠并为她祈祷说:“可怜你的孤魂,埋在我的房子边上,你的歌声哭声我能听到,但愿不被恶鬼欺凌。一杯酒水让你来喝,很不清澈,千万不要嫌弃!”祈祷完之后就回来了。听到身后有人叫他说:“等一下咱们同行!”回头一看,原来是聂小倩。聂小倩欢喜的道谢说:“你的信义,我死十次死也足以报答。请让我跟你回去,拜见婆婆,做牛做马没有怨言。“仔细胆量她,原来肌肤洁白,胳膊就像细笋,白天一端详,美貌绝伦。于是和她一起回到家。嘱咐她稍坐一会,宁采臣先进屋告诉母亲。他的母亲非常惊异。当时宁采臣的妻子病了很长时间,母亲告诉宁采臣不要对妻子说,恐怕吓住了她。刚一说完,聂小倩就翩然进来,跪在地下。宁采臣说:“这就是聂小倩。”宁母大惊失色。小倩对宁母说:“我孤身一人,远离父母兄弟。蒙公子相救,全身都受公子的恩泽,我愿意承担家务,来报答他的大恩大德。”宁母发现他绰约可爱,才敢和她说话,说:“你喜欢我的儿子,我也非常高兴。但是我一生就这一个儿子,要他来传宗接代的,不敢让他有个鬼妾。”小倩说:“我实在没有别的心思。我是九泉之下的人,既然被能被母亲相信,请让我把他当哥哥对待,陪着您,早晚侍奉您,怎么样?”宁母可怜她的真诚,就答应了。小倩打算去拜见嫂子。宁母说她有病在身,就没让她去。小倩玉是到了厨房,替宁母做饭。在家里走动,就像对这个家非常熟悉似的。

  到了傍晚,宁母害怕了,让她回去睡觉,却不给她准备床褥。小倩知道了宁母的意思,于是打算离开。到宁采臣的房间告别,却退了几步,徘徊在房外,好像怕什么东西。宁采臣叫她近来。小倩说:“屋里有剑气逼人。从前在路上我不敢出来拜见你,就是因为这个缘故。”宁采臣想起来原来是因为剑鞘,取出来挂到别的屋里。小倩才近来,就在灯下坐下。过了一个时辰,都没有说一句话。过了很长时间,小倩问到:“您晚上读书吗?我从小就背诵《楞严经》,现在有一半都忘了。我背诵一卷,晚上有空,让哥哥帮我更正。”宁采臣答应了。又坐下,默然不语,二更鼓响完,却不说要走。宁采臣催促她。小倩发愁说:“我是他乡的孤魂,非常害怕荒坟。”宁采臣说:“家里没有别的卧室了,况且兄妹之间要避嫌的。”小倩起身,眉头紧皱就要哭了,踉跄的慢慢走出房门,走下台阶就不见了。宁采臣心下可怜她,打算让她住在别的屋里,又害怕母亲责怪。聂小倩一早就来拜见宁母,端饭端水,下厨做饭,全都按照宁母的心思做事。黄昏就告别,每次经过宁采臣的房子,就在灯下诵经。觉得宁采臣该睡觉了,才始愁苦的离去。

  起初,宁采臣的妻子病得很重,宁母劳累不堪;从小倩来了以后,非常安逸,内心非常感激小倩。日子渐渐长了,对她亲爱的就像自己亲生的一样,竟忘了她是个鬼;不忍心再让她晚上走,挽留她和自己睡在一处。小倩才来的时候从不吃饭喝水,半年后慢慢能喝点稀粥。宁采臣母子二人都疼爱她,都不说她是鬼,别人亦分辨不出。不多久,宁采臣的妻子死了。宁母暗地里有让宁采臣娶小倩的意思,但是担心对儿子不利。小倩偷偷观察,趁机告诉宁母说:“我来了一年多了,您应当知到我的底细了。为了不祸害行人,所以我跟随哥哥来这里。我没有别的意思,只因为公子光明磊落,被天、人敬仰,实在是想跟随他几年,借此被朝廷封为诰命夫人,来光耀我在地下的身份。”宁母也知道她没有恶意,但是担心她不能生儿育女。小倩说:“儿女是天明。公子注定有福,有三个儿子,不要因为他的妻子是鬼而耽误了他。”宁母相信了她,和儿子商量。宁采臣大喜,并遍告亲戚朋友。有人请求让新媳妇出来相见,小倩大方的打扮完出来,满堂都瞪大了眼睛,反而不怀疑她是鬼,倒怀疑她是神仙。因此五服之内的宗族,全都带着贺礼来庆贺,争相观看小倩。小倩擅长化兰话梅花,每次都作画回赠他们,得到的人都珍藏起来,认为很光荣。

  有一天,聂小倩在窗前低着头,怅然若失。忽然问宁采臣:“那剑鞘在哪里?”宁采臣说:“因为你害怕它,所以把它藏在别的地方了。”聂小倩说:“我接触生气已经很久了,应该不再害怕它了,应该把它拿来放在床头。”宁采臣问她的本意,小倩说:“三天来,我心离一直忐忑不安,担心金华的那个妖怪,怨恨我远逃,担心早晚它会找来。”宁采臣果然带了剑鞘回来。小倩反复观看它,说:“这是剑仙用来盛人头的。破烂到这个地步了,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了!我现在看它,依然感到颤栗。”于是把它挂起来。第二天,又命人把它改挂到窗户上。晚上对着蜡烛坐着,嘱咐宁采臣不要睡觉。突然看到一个东西,像飞鸟一样落下来。小倩慌忙藏进夹幕里。宁采臣上前一看,那东西长着夜叉的形状,亮眼血口,眨眼间就到了跟前。到门口停住;由于了很久,慢慢靠近剑鞘,用爪子去摘剑鞘,好像要把它抓裂。剑鞘突然格格一响,变大了,有箱子般大小;恍惚好像有怪物,突出来半个身子,揪住那夜叉回到剑鞘,声音也跟着没了,剑鞘也顿时缩小何从前一样。宁采臣非常害怕惊诧。聂小倩也出来了,高兴得说:“没事了!”一起来看剑鞘里,只有几斗清水而已。后来过了几年,宁采臣果然考中进士。小倩生了一个男孩。宁采臣纳妾后,两人又各生一了一个男孩,都考中了进士很有名声。

  展开全部巡城马邮差宁采臣来到一处村镇为人送桔树,受一群孩子所托,去南来镇为他们的老师陈三泰送信。在去南来镇的路上,险些被一对鬼母子吃掉,幸好被一盲道长燕赤霞所救。晚上,宁采臣于荒废的兰若寺内,遇到正在弹琴的小倩。

  小倩本想吸取宁采臣的魂献给姥姥,然而宁采臣的无欲无求让小倩无从下手,他的善良更让小倩有所动。晚上,盲道长捉妖至此,赶走了守在睡熟的宁采臣身旁的小倩。第二天,宁采臣醒来不见了小倩奥悔不已。去南来镇寻陈三泰不得更是失望。晚上回到兰若寺等小倩,谁知小倩带给他的都是儿时的愿望,令宁采臣开心不己,二人亦情愫暗生。谁知姥姥和黑山老妖的较量却打破了二人的宁静世界,为躲避,二人藏于水缸之中,为不让姥姥闻到人气,小倩主动和宁采臣吻在一起。

  在去黑山较量中姥姥、盲道长被捉,二人极力挣脱出来,原来姥姥和盲道长本是一对夫妻,后道长得知妻子是妖后,痛心杀死自己与姥姥的孩,姥姥对此痛心不己,二人亦分道扬镳。没有肉体的黑山老妖痛苦不已,在得到了陈三泰的肉身后,便附身在陈身上。姥姥得知小倩与宁采臣产生感情后气愤不已,要求小倩再不准见宁采臣,小倩无奈只得答应。然而此时的宁采臣虽然知道小倩是妖,但还是爱上了她。

  宁采臣从妖洞出来,在山脚下见到了陈三泰的物品,但却找不到人。在山下的破庙中见到了疯疯癫癫的燕道长。在感知了宁采臣对小倩的感情之后,使燕道长对自已和姥姥的感情也有所怀念。小倩在向姥姥说明自己不想再吸取男人魂魄时,姥姥大发雷霆,并威胁她要对宁采臣不利,小倩在无奈只得屈服。黑山附体陈三泰后恢复元气,决定娶小倩做自己的妖后。在树林中宁采臣找到小倩,为保护宁采臣,小倩故意躲开他,却被燕道长收服。

  燕道长将小倩封于山洞之中,为解小倩的妖毒,宁采臣用自己的血为小倩熬药。黑山来到姥姥的山洞,寻找小倩不得,捣毁山洞。于半路上追捕小倩、宁采臣二人,被燕道长拦下,二人得以脱身。清晨,黑山追至湖进,奈何宁采臣身上有护身符不能接近,黑山便从陈三泰的假像蒙蔽宁采臣。

  待宁采臣醒后,小倩早已不知去向,小倩下嫁给黑山,就在她刺杀黑山未遂之时,宁采臣与燕道长赶到,一番激战,姥姥不幸死去,临死之时,燕道长也从心里接受了他是妖这个事实,使姥姥安心离去。激战中就在黑山渐处上峰之时,宁采臣吹响了学生送给陈三泰的笛子,唤醒了陈三泰的意识,使大家有机可乘,奸灭黑山,小倩亦在激战中灰气烟灭。